浙江新闻网

BBC发问:澳大利亚有多依赖中国?

近年来,中澳联系一波三折。2017年末,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一句中文的“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体现了该国对我国的杂乱心态,在享受着中澳交易带来实惠的一同,又忧虑我国日益增强的影响力。

尤其在本年,澳大利亚罔顾事实一再“作妖”,致两国联系再生波涛,其推进与其他“五眼联盟”国的经济协作的举动,也被以为是削减对我国经济依靠的措施......

但他们真的能做到吗?

澳大利亚极度依靠我国商场

17日英国广播公司(BBC)在一篇报导中指出,“澳大利亚对我国的经济依靠比许多国家都大”,对澳大利亚而言,我国商场无法被简单取代。

BBC报导标题

“我爱我国人。”在自家农场种了几十年大麦的澳大利亚人克里斯 凯利(Chris Kelly)说,简直每个澳大利亚的大麦种植者都喜欢我国人,“因为我国让我们变得富有。”

我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商场。2018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了价值15亿澳元(69.15亿人民币)的大麦。但在2019年,由于干旱等原因,澳大利亚对华大麦出口额下降至6亿澳元(27.66亿人民币)。

文章指出,上一年,澳大利亚生产了800多万吨用于啤酒和猪饲料的“黄金谷物”,我国以溢价购买了其间一半以上。

过去10年,我国一直是澳大利亚最大的交易同伴,现在澳大利亚对华出口额占总出口额的32.6%。

报导称,我国的开展为澳大利亚资源出口提供了巨大商场,澳大利亚向我国输送了大量铁矿石、煤炭和天然气。与竞争对手巴西比较,澳大利亚资源的质量和地理位置都更具优势,交易对中澳两国都有利。

澳大利亚的教育、旅游、农业、葡萄酒等其他行业也正依托我国商场蓬勃开展。

据澳大利亚教育部数据,2019年我国内地在澳留学人数达26.1万人,占澳大利亚世界学生总数的27.3%,稳居第一,贡献了该国世界教育总收入的约三分之一。虽然相较于前几年,我国赴澳留学生数量增加速度已逐渐放缓,但和位列第二的印度比较,人数仍高出近一倍。

BBC发问:澳大利亚有多依赖中国?  第1张

强烈的依靠性让澳大利亚产生了“危机感”。报导指出,与大麦一样,上述行业也不是澳大利亚独有的,因此更简单受到政治紧张局势的影响,这让澳大利亚产生了寻觅我国以外代替商场的主意。

我国商场难以被简单代替

报导征引悉尼科技大学政治学家陈丽晗(Lai-Ha Chan,音译)博士的话说,在寻觅代替我国的商场方面,澳大利亚可寻求印度与越南的协作,她相信澳大利亚的生态旅游及教育行业(留学)对两国商场具有吸引力。此外,印度尼西亚、韩国及日本也是她眼中的潜在协作同伴。

现实是,上述有的国家并不在澳大利亚前十名交易同伴之列,在很多情况下,也没有现成的自贸协议。

BBC发问:澳大利亚有多依赖中国?  第2张

澳大利亚前十大交易同伴排名,包含我国、日本、韩国、印度等国。 来源:BBC

此外,澳大利亚的经济学家对我国商场能够被简单取代的说法持置疑的态度。

文章称,印度因其商场潜力,经常被拿来与我国相提并论。澳大利亚已经设定了目标,到2035年对印度的年出口额将达到450亿澳元(约合2200亿元人民币),但是早在上一年,澳大利亚对我国的出口就超过1600亿澳元(约合7800亿元人民币)。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我国经济专家简·戈利(Jane Golley)教授表明,简直没有其他的选项能接近澳大利亚现在和我国的交易数字。

经济学家还表明,政府企图进行干涉的做法,仅仅在浪费金钱。

“政府劝诫你不能将公司卖给我国人,或者你必须卖更多给其他国家,但其他国家底子就不想买,这有点奇怪。”东亚问题专家阿姆斯特朗(Shiro Armstrong)博士说。

政策研究机构我国业务(China Matters)的德克·范德克利(Dirk van der Kley)也表明,虽然澳大利亚的公司,尤其是大学已经在企图减轻对我国商场的依靠,但所做的改变也仅仅“边缘性”的,“在这里,商场更重要。”

未来我国商场仍是澳经济重要引擎

戈利教授表明,她对那些由安全人士发出,又被媒体广泛报导的“远离我国”的呼吁感到“诅丧”,她称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远离我国”意味着什么,这将怎么导致“他们的孩子在未来赋闲”。

报导指出,与许多国家比较,澳大利亚经济对出口(占GDP的20%)的依靠程度要低得多。但这些出口收益直接流入本国的就业和福利领域,促使作为澳大利亚首要出口对象的我国成为了澳大利亚经济繁荣的重要引擎。

澳大利亚政府前交际政策负责人理查德·莫德(Richard Maude)表明,澳大利亚与我国在粮食安全、动力和气候变化方面的协作至关重要。他以为随着我国中产阶级年纪的增加,澳大利亚将出现更多商场,尤其是在医疗和护理等行业。

BBC发问:澳大利亚有多依赖中国?  第3张

澳大利亚前总理曾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

文章称,澳大利亚很多人以为,针对我国的交际应该更加“油滑”,比如与盟友和同伴一同批评我国,而不是独自反击。

但是,再“油滑”的交际也仅仅包装,改变不了内涵的本质。前交际官莫德(Maude)指出,不管包装得多好,我国还是会对其间的本质内容进行反击。

针对中澳联系,我国交际部曾多次表明,希望澳大利亚“正确看待我国开展”,“一个健康稳定的中澳联系,符合两国人民底子利益”。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浙江新闻网 版权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PHP & Yiwuku.com